校园足球视而不见的最大盲区(上)

来源:新华社| 2019-12-24 11:08:20| 作者:马邦杰

  新华社北京12月24日电 校园足球视而不见的最大盲区(上)

  新华社记者马邦杰 高鹏 王恒志

  足球从来不缺争议,中国足球如是,校园足球亦如是。

  中国足球特色学校中,江苏南京雨花台中学是一所令人钦羡的学校。他们去年参加了当地举行的十个赛事,夺得9个冠军或一等奖,一个亚军。在南京乃至江苏,雨花台中学是一所近乎完美的足球特色学校。

  然而,就是这样一所超强的足球特色学校,去年却因没有举办班级联赛而被勒令整改;他们的一名功勋教练因在比赛中辱骂裁判而被禁赛一年,学校无缘获得精神文明奖。

  不以规矩,不成方圆。南京有关校园足球管理部门坚持规矩原则,敢拿自己的旗舰学校开刀,不能不令人为之点赞。

  南京校园足球之所以能够做得踏踏实实、成绩出色,原因在于他们有深谙校园足球要义的官员。他们保证了校园足球的发展没有偏离初心。

  “如果从立德树人的角度来看雨花台中学被处罚的事件,一切就能看得清清楚楚。”南京雨花台教育局副局长周文林说,“校园足球首先是教育,是一个泽被广大学生的普惠工程,重在普及。立德树人,是校园足球的主旨,绝对不能偏离。2017年5月,教育部出台了有关规定,将‘未开展班级联赛’纳入教育部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复核评估一票否决的指标。雨花台中学就是因为这条没有做好,才被勒令整改。我举双手赞成这个决定。”

  雨花台中学负责足球事务的教师吴伟表示,他们确实存在工作方面的疏忽,完全接受处罚。他说:“这个处分也是对我们工作的鞭策,能促使我们把工作做得更好。”

 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同时,吴伟还接待了两个来自济南的家长。他们把孩子送到雨花台中学试训。

  记者问其中一个家长:“山东不是有不错的足球学校吗?为什么要把孩子送到雨花台中学来上学踢球?”

  他回答说:“如果上足球学校,孩子三年前就可以去了。但我们不会把孩子送到那里去,我们喜欢雨花台中学这样的学校,在这里孩子既能读好书,也能踢好球,做好人。”

  校园足球的第一要义

  2015年出台的《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》明确规定:“发挥足球育人功能……把校园足球作为扩大足球人口规模、夯实足球人才根基、提高学生综合素质、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基础性工程……使参与足球运动成为体验、适应社会规则和道德规范的有效途径。”

  开宗明义,校园足球首在教育,重在立德树人。

  因此,那些懂教育、把足球视作教育手段的校长,往往比那些喜欢足球、号称懂足球的校长,更能做出校园足球的本色。

  在南京雨花台区,记者遇到好几位这样的校长。比如,岱山实验小学校长郭卫星和梅山第一小学校长邱红英等。校园足球对他们来说是教育工具,就像课间操一样,要让每个孩子都能参与进来。他们重视班级联赛甚于校队成绩。在他们的学校,记者看到的是全面参与足球活动、充满活力的笑脸,而非进行有板有眼训练、一脸沉重的校队。

  他们把校园足球办得朴素扎实,从点滴入手,慢慢让足球走进校园孩子们的生活,没有那么多高大上的花样。

  郭卫星说:“搞校园足球难在校长的认识问题,出发点是什么。如果真是为了全部学生着想,那一点都不难,达到我们这个水平很容易。必须要明确一点:我们不是培养专业运动员,青训不是我们的责任。学校是搞教育的地方,我们的任务是教育,利用足球对全体学生进行教育。”

  梅山一小把班级联赛做成了自己的“世界杯”,深得孩子家长的欢迎。记者赶去采访时正好碰上他们举行班级联赛。一个孩子在比赛中摔倒,膝盖擦伤。他的奶奶站在场边鼓励他说:“站起来男子汉!这点伤算什么!”

  记者问校长邱红英搞校园足球花钱很多吗?她说:“不花什么钱啊。都是体育课的正常开支。就是需要我们老师要投入更多精力和时间,但这能换来孩子们的身心健康成长,很值得。”

  踏实朴实,不重锦标,是南京雨花台区校园足球的普遍特点。雨花台区教育局副局长周文林说:“我们重视里子,不搞面子工程,对校园足球的考核很扎实,不务虚。学校校队的成绩不是我们的考核指标,我们对它们的成绩没要求,只要求普及。”

  周文林说,雨花台区凡是不搞班级联赛的特色足球学校在考核时全部“一票否决”,绝不姑息。区教育局要求各学校要对班级联赛形成文字、照片记录,上传到阳光体育班级联赛云平台进行展示,接受孩子和家长的监督。一旦发现作假,必被严厉惩罚。

  “形式主义在我们的校园足球内没有存活的空间。”周文林说,“现在孩子都非常喜欢班级联赛,家长也支持,如不举办,他们肯定会反映上来。”

  周文林毫不掩蔽问题。他坦承,在普惠理念的指导下,雨花台区的小学校园足球开展情况令人满意,但到了中学阶段,校园足球遇到了他们教育部门目前无法掌控和解决的难题。

  在雨花台教育局的安排下,记者到当地的一所特色足球中学调研。那里的校长非常重视足球,但很多家长不支持,其中一些坚决要孩子放弃足球全力以赴地学习。

  “我们有个初三学生,学习特别好,也很喜欢踢球,每到周五他都想跟校队训练,但他爸爸知道他那时会训练,因此经常来监督他。”这位校长说,“所以,他每次去训练都要背个书包,里面装着校服。如果远远看到他爸爸来了,他就赶快脱掉训练服,换上校服,装作没有踢球的样子。”

  这位校长表示,体育,包括足球在内,是为培养健全人格服务的。但我们很多家长对于“健全人格”这个概念没有清晰的理解。他们只看重分数。他说:“校园足球已成社会意识与体育价值交锋的焦点。”

 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,不仅很多家长对于校园足球存在误解,很多校长甚至地方教育部门官员也存在理解偏差。这是中国校园足球目前存在的最大盲区。形式主义等困扰校园足球的问题,与此关系很大。

  武汉市硚口区体卫艺站站长黄红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我们对于足球的认知盲区,是我们和欧美国家足球差距的根本所在。

  他说:“我认为,与足球发达国家相比,中国足球差距最大的不是技术,不是体能,而是对足球的理解。失之毫厘,谬以千里,如果我们校园足球理念错误,会导致整个价值观、理论和实践体系出现重大偏差。”

  黄红兵说,中国足球缺少健康的文化,要培育一种文化,就必须摒弃任何的功利思维。他认为,中国足球文化要从校园足球建起,创始之初千万不要植入任何的功利基因。

  拔苗不能助长,水到自然渠成。黄红兵提倡一种“有温度的足球教育”,把足球还给孩子,让孩子们有地方踢球。他介绍,自校园足球计划启动以来,硚口区累计投资4000多万元修建球场。“现在我们硚口区几乎每个学校都有场地。”他说。

  武汉硚口区新合村小学自1966年起就开展校园足球,培养了37名国脚、200多名专业运动员。但在这两个光鲜的数字背后,他们有难言之隐。

  “我们以前有个学生小学毕业后进入体校,入选国少队,走专业道路。”新合村小学的一位老师说,“这个学生后来没踢出来,进入社会,结婚生子,女儿也在我们学校上学。他坚决不让孩子踢球。他对我说,‘老师,从咱们小学毕业后,我一直在搞足球,结果什么像样的东西都没学到,脑子里装的还是您教我的那些东西。我绝不让孩子再走我的老路了。’”

  新合村小学现在旗帜鲜明地提出他们的理念:我们搞校园足球目的不是培养足球运动员,而是育人。通过足球,培养孩子们健全人格、团队意识和拼搏精神。

  不过他们因此不得不一次次地面对尴尬。“我们的校园足球内涵改变后,校队成绩不如以前。我们队成绩不好,某些领导听了后很不痛快,问我们为什么做不好。这给我们带来不少压力。”这位新合村的老师说。

  关于校园足球的主旨,有关部门三令五申,媒体反复呼吁,但不少地方置若罔闻,锦标主义大行其道。我们发起校园足球的初心,正在变成一个大家视而不见的最大盲区。

 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,如何制定科学的考核标准,是现在校园足球面临的主要难题。锦标考核背离校园足球的主旨,只会带来戕害;需要淡化校园足球比赛的成绩,可把成绩视作一种荣誉,务必与政绩脱钩。(未完待续)

扫一扫,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责任编辑:NL017

精选

精彩文章

西部有个新的“圈” 成渝加快双城经济圈建设

新华社成都9月15日电题:西部有个新的圈——成渝加快双城经济圈建设新华社记者...

09月16日 07:59

一箭九星!我国成功发射“吉林一号“高分03-1组卫星

9月15日9时23分,我国在黄海海域用长征十一号海射运载火箭,采取一箭九星方式将吉林一号高分03-1...

09月15日 10:34

菅义伟当选日本自民党总裁 缘何成为安倍接班人?

新华社东京9月14日电(记者郭丹)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14日在东京举行。现任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以压倒性...

09月14日 04:30

敢问“数”往何方:2020世界数字经济大会焦点透视

新华社宁波9月12日电(记者顾小立、张璇、魏一骏)9月11日至13日,2020世界数字经济大会暨第十...

09月13日 16:43

不获全胜,决不收兵——全国52个挂牌督战贫困县脱贫攻坚纪实

新华社北京9月10日电题:不获全胜,决不收兵——全国52个挂牌督战贫困县脱贫...

09月10日 15:23
oumin@189.cn kanmiaochen@21cn.com liyg@21cnsales.com ibm2012cd@21cn.com Athena_1a@21cn.com 1994004509@qq.com Athena_1a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