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 年前“国足”主力兼职广州骑警

来源:大洋网—广州日报| 2018-07-12 09:29:29| 作者:王月华

  世界杯接近尾声,群豪越战越精彩,昨天,法国力克比利时,率先闯进决赛,今天,英格兰迎战克罗地亚。既然大家心心念念都是俄罗斯“光明顶”(不,是球场)上的大比武,那我就不妨给您上杯小酒,讲一讲现代足球运动如何在广东生根发芽的故事,以及80年前“国足”主力在广州兼职当骑警的威水往事,保管你听得津津有味。

  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月华

  图/fotoe

  遗憾

  明朝严令禁球 蹴鞠日渐式微

  不知您还记得不?我们在之前的专栏里说过,唐宋年间风靡全国的蹴鞠运动,是足球运动的老祖宗。宋代的广州城里,就已有了“足球”专卖店,无论是两军对垒的对抗赛,还是表演性质的白打,都有粉丝无数。足球运动起源于中国,已是业界共识。2002年12月,时任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曾在公开场合表示:“足球运动起源于中国,并从那里传到了埃及,然后又从埃及传到了希腊、罗马、法国,最后传到英国。”

  据史料记载,中世纪后期,英国人就开始爱上了踢球,1490年,“football”(足球)的名称正式诞生;工业革命后,足球运动越发流行;1848年,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这两大巨头拟定了踢球的一些规则,其中一条就是每队参赛者为11人,据说那是当时大学每套宿舍均住有10个学生与一个老师的缘故,球赛一开打,整个宿舍的人呼啦啦全上了,才有了这个规则,并一直沿用至今;1863年10月26日,英格兰足球联合会成立,它是世界上第一个足球运动联合会,并制定了足球运动的14条规则,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不许用手碰球,套用业界的说法,这一规则大大提高了足球运动的对抗性,有力促进了现代足球运动的发展。虽然中国古代的蹴鞠是足球运动的鼻祖,但业界同时承认,现代足球运动的诞生地是英国;1904年,国际足联(法文缩写:FIFA)成立,之后现代足球运动渐渐从欧美扩散至全世界。

  有些可惜的是,从中世纪后期开始,足球运动在英国渐成气候,可它的中国老祖宗——蹴鞠,明清以后日渐式微。明太祖朱元璋刚坐上龙椅,就下了一道严令,民间严禁蹴圆(踢球),否则最重要遭受“卸脚”的惩罚。朱元璋力倡勤俭,在他眼里,踢球下棋大概都是玩物丧志的活动,必须把它们连根拔掉。严令之下,除了少数不怕死的艺人还找机会玩玩“白打”,挣点钱维持生计,一般老百姓谁也不想惹祸上身,蹴鞠运动一落千丈。

  不过,据史料记载,明朝虽然禁球,但蹴鞠运动并未完全绝迹;到了清代中期,蹴鞠运动却再也无迹可寻,倒是由“白打”踢法演变而来的踢毽子广为流传,成为老少咸宜的娱乐。足球运动的鼻祖为何落了这么一个下场,我才疏学浅,讲不出太多道理,且待更多历史学家给出解释吧。

  (注:本文参考了《中国足球运动史》《民国足球史话》《二三十年代广州足坛的“四骑士”》等资料。)

  奇观

  球员赛场狂奔 辫子呼呼挂风

  1840年后,香港开埠。随着大批英国人来到香港,足球运动也在香港悄然登陆。19世纪六十年代,几乎在现代足球运动诞生的同时,香港就出现了正规的足球赛。一开始,肯定是洋人跟洋人踢,少数华人去看看热闹,还多半觉得这些洋人是吃饱了撑的,一堆人为了一个球闹成这样。不过,有多少男孩子不喜欢踢球呢?他们看多了洋人踢球,开始有样学样,在空地和马路上打比赛,虽说没有教练,路子比较野,连球门都有可能是砖头搭起来的,但基本功是打下了,我们前两次提过的亚洲球王李惠堂,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这些小球迷升入学校后,就成了华人足球运动萌芽的种子。

  1904年,香港第一支华人足球队成立,1908年改名为“南华足球队”,主力就是一群风华正茂的爱球少年。后来,唐福祥、李惠堂、孙锦顺、冯景祥、谭江柏、叶北华、李天生等名将从中脱颖而出,驰骋省港足坛,并代表中国足球队打遍亚洲无敌手,并远征欧美,缔造了中国足球辉煌的传奇,至今令人追想不已。当然,除了前两次咱们大说特说的李惠堂,其他人的名字对你一定很陌生了,别急,我一会儿就给你讲讲这群广东小子的铜头铁腿功,保管你不会失望。

  话说广州离香港不远,又是省城,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,足球运动很快就生根发芽。1900年前后,格致学堂(岭南大学前身)和南武公学(南武学堂前身)已经开始定期打比赛了,1904年,格致学堂搬到康乐园后,还特意开辟了两个大球场,可见其对足球运动的热情。

  有意思的是,那时的球场上,除了腿功与“头功”(头球),还有一种特别厉害的功夫,叫“辫子功”。辛亥革命以前,广州本地学生个个头顶一条大辫子。赛球前,大家为了奔跑方便,都会把辫子盘起来,可在场上狂奔几圈后,辫子就会散开,全场一条条长辫子呼呼挂风,恍如一道道长鞭,令人胆战心惊。球员正一心抢球呢,旁边一条长辫子突然甩过来,狠狠打中眼睛,顿时面前一黑,待回过神来时,球早被人抢走了。当时,一个球队因为遭遇辫子突袭,莫名其妙输掉比赛的事情时有发生,也没地方说理去,因为国际足联的比赛规则压根没提怎么处理辫子问题。辛亥革命后,人人剪了发辫,“辫子功”才没了用武之地。

  威武

  广州足坛四骑士 擅长铜头铁腿功

  20世纪二三十年代,广州的足球气氛很浓,“小赛天天有,大赛三六九”,各个球队使尽了浑身解数从香港南华足球队“挖人”。岭南大学队请来了李惠堂的前辈、曾领着中国足球队在第二、三、四届远东运动会夺得“三连冠”的队长唐福祥当教练,一时独占鳌头;中大足球队请来香港足球名将朱国伦做指导,水平火速提高,与岭大分庭抗礼。

  当时的广州市警局也有一支足球队,奈何技不如人,经常吃败仗,看着岭大、中大“笑傲江湖”,头头们坐不住了。他们灵机一动,先请南华足球队来广州打友谊赛,跟对方关系热络了,趁机邀请南华的主力队员冯景祥、李天生加盟;冯景祥、李天生又拉来了谭江柏和叶北华。

  冯景祥俗称“冯铁腿”,踢起球来真真假假,在比赛中与李惠堂的配合天衣无缝;李天生是李惠堂的爱徒,在“国足”担任后卫,对方踢来的球再凶猛,他多能一脚“铲”起解围,江湖人称“大铁铲”;谭江柏是歌坛巨星谭校长(谭咏麟)的父亲,擅长头球,一颗脑袋如铜铁一般,故而有“谭铜头”的外号;叶北华则是李惠堂儿时的玩伴,他以高超的传球技术而闻名,被送了一个“穿花蝴蝶”的诨名。这四个人都是当年中国足球队的主力,与李惠堂一起南征北战,立下了赫赫功劳。不过,挖了这四位名将来踢球,总得给报酬吧。现在的足球名将的身价多是天文数字,那时候不是这样,再说广州市警察局也拿不出高薪,于是给这四位名将安排了一份特别的差事——当交通督查员,还给他们一人配了一辆摩托车。每天早上,这四位好汉就穿上全套警服,骑着摩托在市区驰骋,执行公务;到了下午,又骑着摩托赶去球场练球,要多威风有多威风,故而又得了“广州足坛四骑士”的美名。本是国足主力,却还要当“骑警”来挣生活费,在我们今天真是难以想象,但正是这样一种热情与勇毅的精神,使得当年的中国足球队在全亚洲卓尔不群,至今令人怀想,给人启迪。

扫一扫,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责任编辑:NA068

看荐精选

精彩文章

昨天三场外事会见,习近平传递出哪些重要信息?

△习近平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16日,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了三次会见。三...

07月17日 17:57

高温下空调维修进入高峰期

在实际体验中,上门维修人员诊断出的结果往往大相径庭:有5家平台的维修工谎称机器缺制冷剂、需要添加制冷...

07月17日 07:12

上半年我国经济形势如何?这些数据不可不看

今天上午,国家统计局公布多项宏观经济数据。2018年上半年,国内生产总值(GDP)同比增长6.8%,...

07月16日 17:35

英才聚神州!习近平厚植新时代人才沃土

央视网消息:今天,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辉目标,更需要源源不断有理想、...

07月16日 17:03
oumin@189.cn kanmiaochen@21cn.com liyg@21cnsales.com ibm2012cd@21cn.com Athena_1a@21cn.com 1994004509@qq.com Athena_1a@163.com